蜂蜜四叶草,《蜂蜜与四叶草》

  我现在大四了,再回去看这个结局的时候,突然就清楚了很多,虽然不再激动,但我的泪水却出卖了我自己。

  我的心坎仿佛有人在告知我,我不应当在这里停下,我应当用自己的文字去纪念这样一部作品,去铭刻《蜂蜜与四叶草》带给我的所有,不管是青春,还是人生。

 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,但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脑里全都是这件事,我应当写点什么,不管好与坏,我都该这么做。

  这一年多以来,我都会不断地审视自己,一旦找不到答案我就会去看《蜂蜜与四叶草》,看着看着就仿佛找到了前进的方向,遂关闭页面,打开Word开端写文章。

  但是答案其实是没有找到的,就像是竹本在骑行日本回来的时候一样,“我缺乏的不是动力和前进的方向,只是缺乏目标地罢了”。但我又很清楚,那个看起来很近的目标地,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没有呈现,我只是在没有目标地的方向上一路狂奔而已。

  在讨论《蜂蜜与四叶草》之前,我想先谈谈我与这部作品的相遇。

   在我看《蜂蜜与四叶草》之前,我看过《我的朋友很少》《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》《龙与虎》《樱花庄的宠物女孩》《四月是你的谣言》等等被当下观众所熟知的青春校园系动画。

(我个人相当爱好这部动画)

  在被我最爱好的B站杂谈UP主阿卡林嫁给我吧安利《蜂蜜与四叶草》之后,我不久后就去看了《蜂蜜与四叶草》。

  原认为吸引我的是那些没有成果的单相思,成果从第三集开端我就变成了“竹本”,以“竹本”的身份看完了《蜂蜜与四叶草》。在我眼中,亚由美对真山巧的执着单恋太过于耀眼,但却比不上竹本这个角色在大学这几年的阅历和自我拷问。原因我想大概是,竹本实在是太平常太平常,我没措施逃开羽海野千花的创作之网,我已经成为了竹本。

  但是那时候的我,还是刚升入大三的年事,还没有出过远门,还没有竹本那种不顾一切的旅行,还没有竹本那种为了阿久心痛到难以言喻的心境。所以从第二季开端,我不是“竹本”,我成为了上帝,故而没有那么感同身受的懂得。

  在之后的一年间,我有意无意都会回去点开两集看看,也不会一口吻再补一遍,就抱着“能不能有点新感悟”这种想法去看。其余的更多时光,我看完了羽海野千花的另一部作品《三月的狮子》,去看了爱好的女孩子爱好的《寒蝉鸣泣之时》,趁着寒假补完了《EVA》,看完了《星际牛仔》,看完了《CLANNAD》,也从大流般地补了很多当季动画,漫画,轻小说,gal都有接触过。

  我大概也是别人眼中的动漫高手了吧,有时候会自嘲地这么想。

  不过,我很清楚,能一直停留在我心中的,只有《蜂蜜与四叶草》。我不知道在多少个处所安利过《蜂蜜与四叶草》,也因此被别人说“你是不是就只看过《蜂蜜与四叶草》啊”。听到这句话的我,就像是玩偶突然被扔在地上的小孩子一样,变得敏感而又懦弱,我默默地捡起了玩偶,藏在了心中最深处的柜子里面。

  这段时光,我几乎不提《蜂蜜与四叶草》,也不去看《蜂蜜与四叶草》,我去看了很多别人大部分都爱好看的作品,去聊别人都爱好聊的话题,去答复很热点的问题。

  但是我依旧没有找到我心中的答案与目标地。

  大概是去年九月份左右吧,我把《三月的狮子》第一季看完了,然后又花了几天敏捷补完了漫画,开端等待着第二季的动画。还好第二季的质量远超我想象,作为羽海野千花的忠诚粉丝,我由衷地享受着《三月的狮子第二季》所带给我的激动与震动。不过,这部讲人生的作品,我却没能得到几分,大概是因为我还身处校园,还没有在外面磨砺打拼过吧。

  《三月的狮子》的确是好作品,在我看来其质量是强于《蜂蜜与四叶草》的,动画第二季更是惊才绝艳,成为了我个人心目中近三年的综合质量最佳动画。只不过,没有像《蜂蜜与四叶草》那样融入进我的人生罢了。

  在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已经是三狮动画完结将近一个月了,我再次打开了那个柜子,把那个玩偶拿出来,再次认真观赏着,只不过,我不再是那个小孩子,而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了。

  《蜂蜜与四叶草》第一集,那般熟习的旁白,那般熟习的台词,那般熟习的背景,让我顿时就放开了所有防范,也让我清楚,《蜂蜜与四叶草》从来就不给我指明目标地,只是在告知我,目标地永远是自己的心。

  我也清楚,即使没有目标地,我也依旧是可以往前走的。

  在《蜂蜜与四叶草》第二季结尾那里,我开端渐渐清楚竹本的迷茫与选择。我不再为这样的结局而激动,但我又再次成为了“竹本”。在最近的这一年多,我花了时光去成为第二季的“竹本”,并且未来也将会成为未来的“竹本”。

  我也遇到了“阿久”,我想要维护着她,守望着她,但是我们之间有没有结局我不想关怀了,现在这样就好。我信任我自己,我能等得到那个未知的结局,也能接收那个结局。

  感激羽海野老师,创作了《蜂蜜与四叶草》与《三月的狮子》,让我这样一个有些忸怩的理工科男生能发明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处所。未来依旧可期,圣地巡礼可是不会少的呢,若是能亲眼见到羽海野老师,我想我会幸福到当场晕厥的呀。

  写下此文以纪念我心中永远第一的青春校园作品-《蜂蜜与四叶草》,愿各位和我一样爱好这部作品的都能找到竹本没能找到的“目标地”。

  愿摩天轮永远不会停歇。